乐海徜徉丨古典音乐中的中国形象——艺术歌曲篇

文学跟音乐总是密不可分,文学家的创作往往给作曲家带来无尽的灵感,以及更直接的——为音乐提供文字上的内容。毕竟一说音乐,多数人第一时间还是想到“歌”这种体裁。

 

作为高雅艺术之一,古典音乐有时可以是“艺术音乐”的同义词。古典音乐作曲家们,将诗人文豪精心写就的诗篇精心谱成供音乐会上歌唱家演唱的,那便是艺术歌曲了。

 

贝多芬、舒伯特、舒曼、勃拉姆斯等人的艺术歌曲,那都是音乐殿堂上的明珠,不过他们所用的歌词,那必定都是如假包换的欧洲诗人作品。比如歌德、海涅这些德国诗人,自然都是这些最著名的德奥作曲家的常见“搭档”。

 

然而大家有没想过,如果让这些顶尖的欧洲古典音乐大师给中国古代的诗歌名篇谱曲,会是什么样子呢?

 

其实这个问题一提出来,比较熟悉古典音乐的人估计就要抢答了:刚才列举的那些写艺术歌曲的作曲家里面,还有一个跟他们齐名的呢,他就给中国唐诗谱过曲!

 

没错,他就是古斯塔夫·马勒,晚期浪漫主义的大师,马勒最为中国人熟悉的作品自然是交响曲《大地之歌》,为什么会为中国人熟悉呢?因为就是用唐诗谱的曲啊。

马勒《大地之歌》研究

王次炤主编;毕明辉编选

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2002

索取号:J627.7/W31b

 

话又说回来了,也许有不太了解的小伙伴会问,那么久以前的作曲家,怎么懂中文的古诗呢?其实这里面是有玄机的,那就是——其实他是给翻译成德文(还被译者和他自己加了私货)的唐诗谱曲的。这也很正常,对吧?毕竟总有人说汉语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就算作曲家能给原诗谱曲,歌唱家们也未必能唱对呢。而且中国古诗用字相当精炼,一首诗就那么短,而古典音乐发展到晚期浪漫主义,规模已经可以相当复杂和庞大,就那么点字,也不好体现出作曲家精深的作曲技巧吧?

 

基于上述原因,我们还是要认可这些用翻译成外语的中国古诗来谱曲的作曲家,是使用了中国的文学作品做素材。

 

其实人家作曲家也是文化人,当然知道这跟欧洲诗人的原创不同,这些诗歌即使用欧洲语言唱出,里面蕴含着的,仍然是中国的韵味和思维。所以听听马勒所谱的音乐,这中国风是相当明显了,尽管有点隔靴搔痒的感觉,也很不容易了:

 

《大地之歌》共六个乐章,其中四个都是用的李白的诗,所以整部作品是个怎样的基调,熟悉古代文学的人可能一猜就能猜中了吧?

 

奥匈帝国彷徨的犹太艺术家,与盛唐狂醉的诗人以最美的方式交汇,听着这部《大地之歌》,是不是也让你有了进一步了解千年前那个谜一般的青莲居士的欲望呢?

李白集校注

() 李白著;瞿蛻園, 朱金城校注.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

索书号:I222.742/L31a8

 

其实,《大地之歌》并不是古典音乐中欧洲作曲家使用中国古诗的孤例,欧洲文艺界对中国古典诗词的兴趣早就开始了。而到了比马勒稍晚一点的20世纪早期和中期,则有更多的作曲家采用中国诗词写艺术歌曲。当然,这也得益于译文的越来越丰富。

 

比如这位亚瑟·威利(Arthur Waley),就把好多中国古典作品译成了英文,包括了著名的“Monkey”一书。你没猜错,就是《西游记》。

 

他还译了这书,说实在的,这个挺不容易翻译。

The book of
songs

translated by Arthur Waleyedited with additional translations by Joseph R. Allen

New YorkGrove Pressc1996.

索取号:I222.2/W169

 

是的,这就是《诗经》。

 

英国20世纪最伟大的作曲家布里顿,也是那批为中国古诗谱曲的作曲家之一,他的《中国歌集》里头,就用了亚瑟·威利译的诗,其中选自《诗经》中的就有两首。

 

一首英文名叫The Big Chariot,猜猜是诗经中的哪篇?

 

布里顿这部作品跟《大地之歌》很不一样的是,它从各方面来说都是规模很小的音乐作品,为歌唱家伴奏的只有一把吉他,当然,是古典吉他,所以声音其实很“简约化”。长度也是如此,颇为精炼,或许可以说,尽管它不如《大地之歌》的音乐那样有明显的中国味,却在某种程度上包含了中国古代文学的精髓。

这是全套作品的最后一首,也是出自诗经。英文名显然是另起的,叫Dance Song(舞歌),歌词相当简单重复,这儿就全文录上来,看看能不能猜出是哪一篇?

 

The unicorn’s
hoofs!  The unicorn’s hoofs!

The duke’s
sons throng, the duke’s sons throng.

Alas for the
unicorn!  Alas for the unicorn!  Alas!

 

The unicorn’s
brow!  The unicorn’s brow!

The duke’s
kinsmen throng, the duke’s kinsmen throng.

Alas for the
unicorn!  Alas for the unicorn!  Alas!

 

The unicorn’s
horn!  The unicorn’s horn!

The unicorn’s
horn!

The duke’s
clansmen throng, the duke’s clansmen throng.

Alas for the
unicorn!  Alas for the unicorn!  Alas! 
Alas!

 

也许图书馆可以帮你更快猜到哦!

诗经

饶宗颐名誉主编;陈致导读;陈致, 黎汉杰译注

北京:中信出版集团,2016

索取号:I222.2/R17

诗经:汇校汇注汇评

杨合鸣编著.

武汉:崇文书局,2016

索取号:I222.2/Y27a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