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萍 | 新生代中国留美学潮:影响、特点及趋势

新生代中国留美学潮:影响、特点及趋势

令狐萍,美国杜鲁门州立大学历史系教授

原载《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9年第1期

摘要:通过选取与中国留美学生、美国本地学生、美国高等院校教职员工以及中国留美学生家长的口述访谈、中美两国官方机构与私人研究智库的数据报告、中英文报刊杂志的观察报道以及现有中英文学术期刊发表的研究论文进行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在新生代中国留美学潮中,不同于传统的中国留学生,新生代中国留美学生存在着经济状况优越、熟悉美国流行文化、熟悉网络软件的运用、注重社会媒体、注重实用性学科与知识等特点;但人数众多、良莠不齐的现象比以往的留学潮更为突出。由于中国与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的变化发展,相比于前代留学生,新生代的中国留美学生更为复杂多面。新生代的中国留美学生在就学时期与毕业之后的趋势出现许多新的特点,诸如就学时期专业转换的多变性、就业选择的多面性以及毕业后流向的多向性。因此,新生代的中国留美学生在面临就业时,应该多关注诸如考取美国资格证、抓紧“一带一路”机遇 、海外工作经历加分 、进行“有营养”的社交活动等多种途径。通过观察评价新生代中国留美学潮的特点与发展趋势,我们希图从中找出经验教训,为中国学生的留学观念及留学实践提出管见。

关键词:新生代;中国留美学潮;海外留学;留学国;美国社会;社交活动

 

一、“新生代中国留美学潮”的定义

2008年,中国的国民总产值达到314 045亿元。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1]。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与贸易的迅猛发展与近30载的几乎连续双位数的GDP增长率[1],使得中国从贫穷落后的经济弱国一跃而成为“世界第一制造厂”、“经济强国”。在欧美日多国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在世界经济观察家认为中国经济将崩溃的预言下,中国的经济发展持续抵抗传统经济周期的下滑性(gravity),并挑战美国世界经济霸主的地位。与中国的经济发展相适应,从2008年起,中国留美学生的数量也直线上升。截至2015年底,中国累计出国留学人员已达404.21万人,年均增长19.06%;回国人数也在不断增加,从1978年的248人增加到去年的40.91万人,累计回国人数达221.86万,年均增长22.46%[2]。

       在中国近代史上,每一次重大的社会经济变化都伴随着“出洋留学”的涓涓细流或汹涌潮流。在鸦片战争中被“船坚炮利”的英帝国击败的清政府,被迫发愤图强,开始“以夷制夷”的 “洋务运动”,派遣少数留学生到欧美学习西方的先进科学技术。推翻满族帝制的中华民国,采纳西方宪政与资本主义制度,也不断选派留学生到海外学习。除了公费出国的留学生,更多近代中国的留学生来自中国的中上层社会阶层和有基督教背景的家庭[3]。新中国成立后,政府也继续选派留学生到欧美,但更多是到前苏联与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学习深造[4]。中国改革开放后,抵达欧美、澳大利亚、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留学生数量日增,开始形成潮流。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学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简称IIE)的数据,中国赴美留学生在2008 至2015的8年中,每年以两位数百分比增长,至2015年底,中国留学生已超过30万,在美国高校国际学生总人数中占到1/3,成为美国高校最大的外国留学生群体[5]。根据这批留学生出国的时间之新近——新生代(21世纪开始)、数量之多(占美国、英国大学国际学生的三分之一)以及消费能力之大(校园内许多美国奢侈豪华车的买主为中国留学生)的特性[6],笔者将其定义为“新生代中国留美学潮”。

       在“新生代中国留美学潮”中,人数众多、良莠不齐的现象比以往的留学潮更为突出。由于中国与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的变化发展,相比于前代留学生,新生代的中国留学生更为复杂多面。他们之中有勤奋刻苦的优秀学生,但也有“学术差、不诚信”的学生[7],有以留学为名但将学生身份作为移民跳板的“挂靠生”{1},更有醉心奢华生活方式、炫富“飙车”的“富二代”[7]。而后者展示的特殊奢华与媒体对此的轰动报道遮蔽了传统以来中国留学生刻苦勤奋、学业优异出色的正面精英形象,更导致美国许多名校开始减少或限制录取中国留学生,对日后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留学的经历与发展留下阴影,成为中国留学运动的隐患[8]。此外,本地主义者与别有用心的政客也会以中国留学生中出现的不良现象,以偏概全,诋毁攻击中国与中国人的形象,煽动当地的反华情绪。

      大批的中国留学生不仅对中国的经济与政治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也推动留学国的经济与文化发展,引起海内外媒体、中国政府与留学国政府的关注。近年来,媒体的报道与政府的统计报告都不在少数。但是,学术界对此社会群体的研究仍落后一步,对于这一庞大的社会群体的表象、实质、发展趋势及其对母国与留学国的现实与长远影响,学者们尚未有太多研究成果。本文拟透过纷繁复杂的表面现象,选取与中国留学生、美国本地学生、美国高等院校教职员工以及中国留学生家长的口述访谈、中美两国官方机构与私人研究智库的数据报告、中英文报刊杂志的观察报道以及现有中英文学术期刊发表的研究论文来分析评价新生代中国留美学生的特点和发展趋势,希图从中找出经验教训,为中国学生的留学观念与留学实践提出管见。

 

二、新生代中国留美学潮对留学国的影响

(一)经济影响

      一般来说,美国州政府与公立高校对国际留学生是张开双臂欢迎接待的。美国许多公立大学的财政经费,自2008年经济萧条以来,不断受到州政府的裁剪压缩,在“节流”之外,仍入不敷出。因此,各校争出奇招,“广开财源”。很多学校实行学费“双轨制”,即本州学生与外州或国际学生的学费标准不同。一般来说,外州或国际学生的学费为本州学生的一倍甚至数倍。因此,招收或扩招留学生成为美国大学的重要财源。以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为例。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因为俄勒冈州决定进行财政预算削减,为了增加收入,其决定招收更多的国际学生。颁布这一政策后,俄勒冈州的每位在校大学生的拨款下降了45%,自费留学生需要缴纳比州内生源高两到三倍的学费,根据专业热门程度不同,俄勒冈州学生的每年学费为3000至4000美元,而留学生每年学费却高达1.2万至1.4万美元。

      相比美国学生,中国留学生不但学费高昂,而且给他们享受奖学金的比例也很小。根据美国大学招生官员的估计﹐ 约60%-70%的美国学生能享受全额或半额奖学金;而在中国留学生中,除博士生基本上能拿到全额奖学金,本科生几乎全部是自费,研究生只能跟随导师做些科研项目,可以有一些经费报酬。美国各州政府鼓励本州公立大学扩大招收留学生。扩招不但能支撑起州立大学扩建,还给州政府省下一大笔开支。美国公立学校扩招国际学生成为赚钱生意。“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曾报道,美国的教育是“生意”,而中国留学生是“大客户”,2013到2014学年,中国留学生为美国经济贡献268亿美元[5]。

 

(二)政治影响

      由于新生代中国留学生多处于求学奠定职业基础阶段,他们对于美国社会的政治影响还来日方长,但是,从媒体报道与学者的田野调查,我们也可以明显看到新生代中国留学生对美国校园政治的部分影响,不少中国留学生认识到参与社会、参与政治的重要性。早在2008年,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欧洲等地的中国留学生便开展了维护祖国统一的集会和游行活动。他们不仅反对分裂势力,维护国家尊严,同时反对种族歧视及对中国留学生、当地华人的不公平对待。2018年3月,意大利中国留学生组织发起了游行抗议示威活动,旨在声援2名在当地无辜遭受殴打的中国留学生。虽然就目前而言,中国留学生对政治的参与面仍然较窄,但是这依然为改变中国留学生的负面影响起到了重要作用{2}。

 

(三)文化影响

      中国留学生大军受到美国州政府和校方欢迎,但是大学教师们却不甚欢迎。据不少美国大学教师反映,大量的中国留学生很难跟上班级课程进度以及完成授课内容和教学目标要求,为了让他们更好的适应学习,很多教师不得不调整课程教学内容和教学难度,这让他们非常不满意。但对留学方来说,中国留学生在班级中占了很大的比例,美国教师根据对象不同来调整教学内容和方式是合乎情理的。至少从中国留学生的角度出发,他们花了大价钱来美国“买”教育,某种程度上,得到“量身订做”的教育也是情理之中的[5]。

      大批中国留学生涌入美国校园,大学城变成中国城,对那些想走出中国人圈子更想去了解美国社会的留学生而言,反而被中国人圈子拉住,走不出来。目前在州立大学读书的很多中国学生想选择转校,他们想感受真正的美国氛围,而不是在跨越了半个地球后仍然感觉是在国内上学。逃离大城市和知名公立大学,这似乎成了留美中国学生择校的一个新趋势[5]。

 

三、新生代中国留美学潮归因

美国国际教育学会(IIE)发布的《2015美国门户开放报告》显示,从总量上看,中国出国留学中60%的人数是中国赴美留学生,同比增长了10.8%,从2008年开始至2015年,每年的增长速度都在两位数百分比之上[9]。中国赴美留学生人数的逐年增长,反映了全球化的政治经济文化趋势。那么造成中国留美学生人数增加的原因是什么?

      首先,新生代的中国留美学生与其前代中国留学生相比,经济状况大为优越。中国留学生的较优越的经济条件是中国经济发展、国民生活水平提高的直接反映。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城乡国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尤其是在一、二线城市的居民,其工资水平比40年前增加100倍(而欧美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的同期收入仅增加不到一倍)。

      其次,全球化使中国高中产阶级强烈意识到海外教育的重要性甚至必要性。中产阶级的家长尽力为自己的子女提供优先教育,以便他们在强烈的竞争下能够先人一步。海外留学的年龄也逐步降低,还在中小学时期,有经济能力的家长会带孩子参加暑期的出国游学团到英美的著名大学参观访问,甚至注册短期训练班或工作坊,让孩子“摘花问路”,为将来留学做准备。中国的家长认识到留学有助于丰富孩子的人生经历和思维方式的多维度发展;同时,留学为孩子提供了全新的校园环境、教育资源、校友资源,也提升了孩子的知识结构、思维能力、实践水平,因而中国家长越来越重视和支持国外留学{2}。

      再次,具有海外教育背景能成为求职晋阶的有利条件。具有海外教育背景的留学生能充分了解国内国际市场,有较宽广的人脉,很多中国企业想要走出去,这些留学生的资源使他们回国后能成为企业求之不得的人才[2],在企业项目的前期谈判和后期落地、开拓海外市场方面,留学生都能够起到不同寻常的作用。

      第四, 全球化带动了中国留学中介服务产业的发展与成熟。相比起以往中国留学中介市场那种粗放式、量贩式和套路化的运作模式,目前,中国留学中介服务产业已很完善。《中国留学中介行业发展现状与盈利前景预测报告(2014-2018)》中对中国留学中介行业的特点、市场运行形势、发展走势等进行了全面分析,反映出中国留学中介行业的成熟性。中国国内已经有很多留学教育机构在开拓高端留学市场或推出高端定制留学服务,旨在增加学生被名校录取的几率。

      第五,中国政府也深知海外留学对中国与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影响,因此对海外留学采取支持鼓励的态度。中国学生一旦成为留学生,对国家政府能带来良性的回馈,可以增加国家的人脉财富和更多的国家利益。中国留学生在国外以个人为圆心,作为“民间大使”,通过社交网络和日常交流等向其周围人群进行辐射,其传播更具有广泛性和深入性,并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官方传播的局限性。留学生在对外传播和交流方面能发挥重要的作用。

      此外, 对中国教育制度中存在弊病或者对生态环境的一些忧虑也是国人选择留学的原因。

 

四、新生代中国留美学潮的特点

一方面,纵观新生代中国留美学潮,在美留学生呈现一些正面的特点:

      1.经济状况优越

      新生代的中国留学生与前代中国留学生相比,经济状况大为优越。表现为:绝大部分的中国本科留学生的学费与生活费用都由学生家长负担;而前代中国留学生的学费与生活费用多来自打工赚取或中国政府与美国院校的奖学金。中国留学生较优越的经济条件是中国经济发展、国民生活水平提高的直接反映。

      2.熟悉网络软件的运用

      新生代的中国留学生出生于中国网络通讯迅猛发展、网络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从幼年到青少年的成长时期,他们紧密伴随各种电子学习、社交软件与游戏产品。即使初来乍到的中国留学生对美国流行的社交软件诸如Facebook、Twitter和Instagram,使用起来也是得心应手。因此,在适应美国的学校与社会生活时,他们较少盲点。

      3.对美国流行文化较为熟悉

      新生代时期,中国对外开放与对外交流步伐加大。因此,新生代中国留学生在国内对美国文化已有一定接触。不少留学生热衷观看讲述美国政府的《纸牌屋》,很多留学生是美国流行音乐及说唱的忠实歌迷,喜欢身着美国的潮流品牌服饰。此外,世界经济文化的全球化也极大缩小了中美文化之间的差异。新生代中国留学生在初到美国时所受到的“文化震动”相比于前代留学生要小得多。

      4.多才多艺

      中国经济、生活水平的提高导致中国的儿童教养(特别是城市)由传统的“散养”转为“精养”。从婴幼儿时期开始,有经济能力的父母便将孩子送往各种才艺特长班,进行“拔苗助长”式的训练。这种“精养”自然在儿童中培育出不少爱好与特长。在知名的视频网站YouTube上我们可以看到在美国高校里由中国留学生主办的各类晚会,很多中国留学生精通钢琴、小提琴和萨克斯等乐器,而且他们会通过此类活动积极向外推广中国文化。因此,新生代的中国留学生中不乏各种人才。

      但是,另一方面,新生代中国留美学生也存在很多负面的特点:

      1.过分注重社会媒体

       与40年前的中国留学生相比,不少新生代的中国留学生花更多时间在社会媒体圈,在学习态度上容易满足于表面知识与一知半解,比较缺乏锲而不舍的韧劲与耐心。

      (1)沉溺社会媒体圈。由于社会媒体日益成为商业与娱乐的重要工具,社会媒体圈成为中国留学生获取交流信息、会友娱乐的主要渠道。在课堂上,与美国学生相比,中国留学生更沉溺于埋头“滑频”而不用心听讲。面对新生代的学生对智能手机过分上瘾的情况,美国许多大学的教授在其教学大纲(syllabus)中明文规定:上课时间不能开手机。美国学生对此政令一般遵从。而不少中国留学生则阳奉阴违,选择坐在教室的后部,以书本掩盖手机,忙于“滑频”{2}。

       (2)满足于表面知识与一知半解,导致违反学术诚信行为。由于网络时代信息的极大丰富与容易获取,新生代的中国留学生缺乏沉下心来、专心致志、刻苦钻研的学习精神与良好习惯。一心二用或一心多用(multitasking)是新生代青年颇为自得与自诩的特点。走路、读书时戴着耳机听音乐是新生代青年的普遍形象与生活方式。“一心不能二用”是我们自幼学来的常识与经验,现代科学研究也不断证明“一心二用”看似高效率,实则事倍功半。比如斯坦福大学近年有关multitasking的研究发现:人的大脑在被迫同时进行两项活动时,每项活动的效率都大大降低[10]。长期一心二用会养成注意力不集中、容易分心的弱点,因此难以适应要求脑力高度集中、难度大的学习与科研项目。这种缺陷也无形中导致新生代的中国留学生迫于学习压力,求助于作弊、剽窃的“捷径”或其他违反学术诚信的活动。根据美国留学生综合教育机构最近发布的“2016留美中国学生现状白皮书—劝退学生群体状况分析”,在美国求学时被学校劝退的中国留学生中,70%在美国就读时间不到两年。在被劝退学生中的40% 以上为大学本科生。该报告整理分析了在2013至2016年间被劝退的2914名中国留学生被劝退原因的数据。结果显示,在过去一年中国留学生被学校劝退的两个主要原因分别为“学术表现差”(占40%)和“学术不诚信”(占33%),而后者的比率由前一年的25%增至33%。其他原因包括“缺勤”、“行为不当”、“不了解学校基本规范”、“心理问题”以及“挂靠、签证”及其他问题[7]。

       (3)缺少耐力与恒心,难以胜任学术难度大的功课与研究项目。与上面的分析相关联,由于网络时代更容易获取信息与知识,新生代的青年缺乏前人“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铁棒磨成针”的耐力与恒心,因此难以适应美国高等教育特别是研究生教育中难度大、综合性强的复杂学术与科研项目, 更在毕业后的求职过程中“初试不利”。这种缺陷对中国留学生的近期与长远产生不利影响。“前不久跟一位美国名牌大学金融教授谈博士研究生招生政策,他说他们今后不太想招中国博士研究生了。这不是种族歧视问题,他自己也是中国人,原来他也带了中国博士研究生,开始学习成绩都好,后来做博士论文研究时也表现够好,但在正式就业时,却没办法找到一流大学的教职。所以,他们认为中国留学生胜任学术难度大的科研项目的能力不足,所以对招收中国博士留学生产生了犹豫。实际上,不只是他们大学有这个打算,即使我所在的耶鲁和其他大学,也讨论过同样的问题,虽然我们没有决定完全停招中国学生,但从那以后,就有意识地少招或者偶尔不招。”[8]

      2.偏重实用性学科与知识,更显实际与功利

       新生代的中国留学生与其前代相比,显得更为实际与功利。在对学科的选择上,他们多偏重实用性的学科与专业。在学习态度上,他们多急功近利,偏重指南性知识,而不屑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知识与人伦道德修养。

      (1)缺少理想主义,注重实用技术。新生代的中国留学生多遵从家长的意见选择毕业后工作有保障、收入稳定甚至丰厚的专业。在笔者教书的大学,读本科的中国留学生几乎清一色选择会计与商业管理专业{2}。这种现象虽然与该校的本科会计专业在美国排名居高有关,但有以小见大的示范作用。纵观全美大学,中国留学生的专业取向基本以商业、工程、计算机与数学的顺序排列。根据美国国际教育机构(IIE)的公开数据,在2014至2015学年有304 040名中国学生来美国留学。其中181 176名为本科生,152 199名为研究生,28 871名为其他留学生。而在所有的中国学生中,26.5%的学生选择商科,19.7%的学生选择工程专业,12.4%的学生选择计算机和数学专业。同年有43 114名中国留学生利用OPT(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 在美国持有F1留学生签证者毕业后的实习阶段)留美工作,接近半数的中国留学生在毕业后返回中国﹐成为“海归”[2]。但是, 分析中国从中央到地方的海归人才政策可以发现,国家稀缺首需的不是金融、管理、人力资源等专业人才,对海归人才需求其实已经细化到小的学科分支,其中需求出现频率最高的是生物科技、新材料新能源、机械装备制造等专业。

       (2)向“钱”看,不向“厚”看。一些新生代的中国留学生与前代留学生相比,非常功利实际。他们专注实际利益,缺乏历史人文知识与道德修养,“学养深厚”、“厚道”、“憨厚”被看衰。中国传统道德信仰的为人处世要“厚道”、“宽厚待人”的品德,已被不少新生代青年摈弃。我国知识界尊重的“学养深厚”、“厚德载道”等高贵品质,已不为某些新生代青年仰望。在如此重利轻义的道德观指导下,少数新生代留学生成为鄙薄真才实学、急功近利的浅薄浮夸者。

       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英文系教授徐贲在2016年6月与搜狐文化的对话中,谈到当今中国的青年(也包括美国的青年),仅仅满足于“浅层阅读”,无兴趣于“深层阅读”。他感叹道“我们为什么要强调深层阅读呢?因为浅层阅读的习惯有可能代替深层阅读,阻碍深层阅读。……现在年轻的大学生就有这个毛病。我的感觉是,他们比90年代的大学生和研究生退步了,以前的情况要比现在好得多。”[11]

       3.与美国社会融合有限

      由于中美教育制度的差异与语言的局限,中国留学生在多元化的美国校园中容易“固步自封”,他们在课堂上不善于进行课堂小组讨论,业余时间忙于自身事情,不乐意加入学生社团,更不愿参与一些志愿活动和社会实践,主动参与性极其不足。一名姓范的中国留学生告诉《华尔街日报》的记者,自2013年到美国以来,他只交了两个美国朋友,一个是前室友,另一个是通过网络认识的当地酒吧员工。他说,“来美国之前我想着交很多美国朋友,不过到了这里以后才发现,语言和文化差异的确是个问题。”[5]一名俄勒冈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就反映她周围的中国留学生大都过着“课堂上课、图书馆自习、宿舍里跟其他中国人打游戏”的生活。他们感觉自己以后也不会留在美国,所以在学习上只要读好书,考好试,拿到美国文凭,他们对美国来说只是一个过客。而且中国留学生特别爱扎堆,喜欢凑成小圈子,比较封闭[5]。美国中部某大学自2012年以来,中国留学生人数成倍增长,从原有的10人左右跃增至150人之多。由于中国留学生人数增加,在中国留学生内部出现地域性的小团体,被称为“山东帮”、“江苏帮”、“深圳帮”等{2}。

 

五、新生代中国留美学潮的发展趋势

新生代的中国留美学生在就学时期与毕业之后的趋势出现许多新的特点,包括就学时期专业转换的多变性、就业选择的多面性以及毕业后流向的多向性。

 

(一)多变性

      多变性的现象一般包括两个方面:其一为专业的转换;其二为由单一的学位到双学位、多学位。

       1.专业转换:从文科转为商科、资讯科;从理科转为商科、资讯科。进入美国大专院校后,在教授与国际学生导师的指拨下,在与美国学生和其他中国留学生交换信息后,中国留学生逐步了解美国教育制度,开始学会利用美国高等教育制度的灵活性与包容性转换专业。转换专业的现象一般有几种:第一种,在美国学习一个阶段之后,发现最初选择专业不一定就业率高,因此,“跳槽”转换院系或专业。第二种,在美国学校学习一个阶段之后,发现自己功课吃力,成绩不佳,便转换到自己认为比较“容易”的学科或专业。当然,还有调换到自己感兴趣的学科或专业的情况。

      2.从单一学位到双学位与多学位。同样,由于美国大学学制的灵活与包容性,不少中国留学生选择双学位或多学位。根据就业需要,双学位或多学位一般呈现如下模式:文科主修+多媒体学科辅修,理科主修+商业管理科辅修,计算机科学主修+商业管理科辅修;跨学科主修;自行设计多学科主修等。

 

(二)多面性

       中国留学生的就业不止进入科技文教界,更多人进入金融界、财务管理业、房地产业;还有少数人成为投资者、收藏家。随着中国国内经济发展和国内家庭生活质量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家庭表示愿意尊重留学生个人意愿及志向,中国留学生在专业上的选择也从原来的计算机、工程学等专业逐步扩展至诸如历史、语言学等早期中国留学生较少涉及的专业。新生代的中国留学生在就业选择上开始逐渐转变为以个人兴趣为重,也较以往能更加便利地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例如,在密西根州立大学毕业的林奈刚,因为看到中国留学生强大的消费能力,便购买学生区附近的一家KTV。虽然这家KTV位于一座不起眼楼房的二层,且无显眼招牌,但总有大批留学生光顾消费。林奈刚后来也发展成为企业家[12]。

 

(三)多向性

      中国留学生毕业后的就业选择不再是单向流动(海华—海外华人或是海归—海外归国人),而是多向流动(留学国—母国、留学国—第三国、第三国—母国、第三国—第三国等多项选择)。这种变化不单单是家庭经济及个人意愿的产物,更多是留学生基于对国际现状的思考及判断。在留学期间,留学生通过自己的经历,对所在留学国的社会结构、人际关系和生活方式有了亲身的感受,使得现在的中国留学生能更加冷静且客观地看待和分析母国与留学国的优缺点。以从留学国返回母国发展的留学生为例,通过多年在留学国的居住、学习、生活及观察,不少留学生意识到,伴随着中国国内基建以及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得中国拥有了不弱于发达国家的城市基础建设,在中国的生活水准已不亚于留学国甚至更为便利,同时仍处发展中国家的中国也较留学国拥有更多的机遇,经过一系列考量之后,不少的留学生选择回母国发展。

 

六、对新生代中国留美学生的就业建议

在中国学生和家长心中,通过留学,可以得到一张海外高校的文凭,可以练成一口流利的外语,希望毕业后返华能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但随着海归人数不断增加,靠一张洋文凭“吃遍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何增加留学含金量,切实提高自身的竞争能力和水平,让自己在求职大军中脱颖而出,成了令中国家长和海归深思的问题。

 

(一)可多方考取资格证

      为了能获得更多的求职晋升机会,留学生们可以多方考取一些资格证,获得更多入职资格。由美国CFA协会颁发,称为投行的“敲门砖”或“华尔街的入场券”的“注册金融分析师”或“特许金融分析师”(CFA,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资格证一直被认为是全球投资领域最严格、含金量最高的从业资格证书。自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经过多年体验,CFA已无可争议地成为全球金融第一认证体系。据了解,CFA考试分为3个等级,备考学生必须精通股票、债券分析和其他资产衍生工具等知识,并具备较高的金融投资行业工作能力。CFA证书含金量高、市场认可度高,考取的难度很大。英国《金融时报》指出, CFA的持有人可以相对容易地进入瑞士信贷集团、美林证券、花旗银行、德意志银行、加拿大皇家银行和中国招商银行等全球一线金融机构。

 

(二) 紧抓“一带一路”机遇  

      目前,中国正在抓紧发展“一带一路”,在此机遇下,中国急需大量国际人才。现在海归整体人数在不断增加,对海外国际化人才的要求也会不断提高。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认为,在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中,尤其是在高科技领域,海归的优势会越来越突出。海归返华以前带回来的是技术,之后是模式,现在带来的是理念和创新的思维模式。从实际工作过程来看,海归有非常强的创新思维和专业技能,就业成功率更高,未来具备高素质、高技能的海归的价值会越来越大。留学生们在选择就业时,必须观察近5年内国家人才需求,再结合个人的特长和兴趣做好个人职业生涯规划。

 

(三) 海外工作经历加分

      对现在的海归群体,我们可以将其分为两类:一类是从海外名校毕业的高材生,他们是站在求职金字塔的人,多年的学业积累已很优秀,洋文凭再为他们锦上添花。另一类是名牌背景没那么突出的小海归,他们在学业上不太出众,人脉、财富资源相对较少,因此,他们在中国就业市场上几乎不占优势,所以有没有相关行业的工作经验就很关键。根据今年6月启德教育发布的《海归就业报告》,70%左右的受访者觉得海外工作经历对日后求职非常有帮助。调查显示,根据海外工作时间长短,海归群体内部存在明显的收入差距, 在中国的平均年收入达到26.71万元(人民币,下同)通常具有5年以上海外工作经验;在中国的平均年收入为16.5万元的海归通常具有5年及以下海外工作经验。启德调查团队还发现,企业重点考察的方向是沟通力和执行力,62%的企业人力资源主管更看重应聘者的专业技能,中国目前大部分岗位在招聘中并不会对海归区别对待。留学生想要回国就业顺利,最好在出国前就多方了解留学国及专业方向,根据自身情况理性规划学习和职业目标,如果有海外工作经验,回国竞争力就会大很多。不过有关人士提醒,想获取有用的工作经验,留学生最好不要打零工,利用一个假期去正规公司实习,这样才能有完整系统的体验[2]。

 

(四)进行“有营养”的社交活动

      中国学生远赴海外,学习生活上有很多的压力和困难要克服,首先是要克服语言和心理上的障碍,“社交关”就是一项很难的挑战。很多学生虽然身在海外,但在平常生活中,为了找到安全感和归属感,留学生往往沉溺于“中国圈子”,不愿意走进更多交往圈。有人把“中式交际圈”比作双刃剑,认为“中式交际圈”使刚到异国的中国留学生迅速摆脱孤独,但另外一方面也使他们受限,没有更多的交际动力。很多中国留学生的生活是两点一线,每天奔走于图书馆和宿舍,全心期待拿到3.8或4.0的好成绩。这样做无可厚非,有没有圈子并不绝对重要,但是留学生一定必须具备进入、积累和保持圈子的能力。当我们学有余力时,也可以尝试参加一些“有营养”的社交活动。在硬件上,我们需要有留学文凭、在海外的实习工作经验、考取资格证书等;同时我们还需要很多无形的软实力,比如独立闯荡的能力、分析解决问题和适应环境的能力等,这些都是留学的附加值,是课堂上学不到的,需要我们不断磨练获得。如果能保持较高的自律意识,同时不断尝试新鲜事物,进行“有营养”的社交活动,对很多留学生来说都是财富[2]。

 

七、结  语

自2008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来,中国赴美留学生人数连续8年以双位数增长,占全美国际学生的1/3。不同于传统的中国留学生,这些新生代的中国留美学生具有经济状况优越、熟悉美国流行文化、熟悉网络软件的应用、注重社交媒体、注重实用性学科与知识等特点。他们在美国的教育与工作生活经历对中国、美国或他们日后居住的任何第三国的经济政治以及文化都会产生深刻的影响。中美与全球政治经济的发展变化使他们的留学与就业前景充满与他们的前代留学生所不同的挑战与机会。但是,同他们的前代留学生一样,如何利用留学国的各种资源,充实提高自己,加强自身的竞争力,为母国与所在国做出贡献,应成为新生代留学生的首要目标。

 

注:

{1} “挂靠生”指以留学生签证入美的个人,在美国大专院校注册保持其学生身份,但主要目的在于寻找机会滞留美国。

{2} 笔者的田野调查包括对美国东中西部的大专院校以及语言学校的中国留学生的问卷调查(Surveys)与口述访谈(Oral History Interviews)。问卷与访谈的问题重点围绕中国留学生家庭与教育背景、出国渠道或方式、在美求学的经济来源、留学生活中的收获成长与困难纠结烦恼、毕业后去向、对中美教育制度的比较与思考等方面。

【参考文献】

[1] 数据简报:1980-2014年中国各年度GDP及增长率一览[EB/OL].http://intl.ce.cn/specials/zxxx/201501/20/t2015 0120_4389486.shtml,2016-06-22.

[2] 中国留学生如何提高留学含金量?[EB/OL].http://scan-ews.com/studying-abroad/,2016-10-28.

[3] Mary Raleigh Anderson.A Cycle in the Celestial King-dom[M].Mobile, Alabama: Heiter-Starke Printing Co,1943.202.

[4] Huping Ling.A History of Chinses Female Students in the United States,1880s-1990s[J].Journal of American Ethnic History,1997,3(16):81-109.

[5] 中国留学生“占领”美国高校遇到这些问题[EB/OL].http://scholarsupdate.hi2net.com/news.asp?NewsID=19880, 2016-05-08.

[6] 黄惠玲.中国留学生追车族豪掷万金 美国新大亨![N].世界日报, 2016-06-08.

[7] 黄惠玲.学术差、不诚信 中国留学生遭劝退主因[N].世界日报, 2016-06-04.

[8] 陈志武.从美国名牌大学金融系停招中国学生看中国教育和文化对职业发展的影响[EB/OL].http://hx.cnd.org/?p=126136 , 2016-06-23.

[9] 中国高端留学 到底“高”在哪里呢?[EB/OL].http://sca-news.com/studying-abroad/,2016-10-28.

[10] Adam Gorlick.Media multitaskers pay mental price, Stanford study shows[EB/OL].http://news.stanford.edu/2009/08/24/multitask-research-study-082409/, 2016-06-24.

[11] 徐贲.当今中国社会是一个心知肚明的假面社会[EB/OL].http://hx.cnd.org/?p=126527, 2016-06-30.

[12] 中国留学生购买力旺盛[N].世界日报,2014-05-06.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