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客专访王中军:拼人文,中国电影比美国有优势


 

图为王中军接受思客独家专访


4月23日,在2016中国绿公司年会上,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中军接受思客的独家专访,对如何打造世界第一的电影品质、怎样发挥中国电影的优势、资本对电影的推动作用等发表了独特观点。以下为专访精彩实录:

思客:

最近您的儿子王夫也出任公司董事,其实外界有很多的解读和想象,您怎么看待这次人事变动?

 王中军:

夫也毕竟自己创业4年,我觉得他在投资领域做的还是蛮不错的。而且他投资也都是在互联网、在媒体这方面,所以我就有一个想法,先让他进董事会了解华谊整个的布局、战略,未来在什么时候、有没有机会进入到华谊来分管我们公司的投资板块。因为分管现在是我在管,就是几个投资总监都在向我汇报。将来是不是夫也能够来取代我这个位置,来帮我平衡投资,这是个想法。就是让他自然而然。

未来他会不会是接班人,这个很难说,他得有这个兴趣。让夫也进公司,我觉得肯定也是个好事,我觉得可能带来一些年轻人的想法。不管怎么说,他是我儿子,我跟他沟通起来,可能会更好一点。

思客:

中国电影在整个中外电影史上创造了中国速度、中国奇迹,但是其实我们也有很多的问题,因为毕竟影视它不仅仅是一个市场规模的问题,它还涉及到影片质量的问题。所以在这个方面,您有什么考虑?我们如何打造电影品质的世界第一?华谊在这个方面有布局吗?

王中军:

我觉得这可能也是我们华谊的灵魂,就是华谊这些年虽然各个类型的电影越来越多,这是好现象,但是最终还是要好电影说了算,能打动人心的电影。

其实我觉得华谊电影这些年来,在某些领域里头还是做了一些探索的,不管是像《集结号》这种战争电影,还是《唐山大地震》灾难型电影,还有很多社会化的电影,包括文艺类型的电影和推新导演。我觉得不能要求一个行业超级完美,中国电影现在今天,我觉得总是好的大过不好的,虽然有些电影粗制滥造,但什么样的行业它能保证都是精品呢?我觉得这都是一个过程,最终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我觉得中国电影也是一样,中国电影未来要有世界的眼光,就必须要拍世界眼光的电影,这只是时间问题。

思客:

您刚刚也提到了,中国电影和世界电影还是存在一个比较大的差距。您觉得这种差距主要体现在什么地方?我们中国的电影界如何努力去缩短这种差距?

王中军:

我觉得目前在电影工业水平上还有一定差距,这个差距我觉得来自于规模。就是中国电影的单体电影支撑1亿美元的制作还是有一定压力的,可能个别的一两部可以。但是美国可以一年拍很多部。它的主要目标不是本土市场,而是全球市场。而我们的本土是走不出去的,我觉得差距就在这儿。中国拍个电影,是为我们自己观众拍的,而美国拍电影是为全世界拍的。我觉得这就是最大的差距。

由于市场规模的差距,在工业上就有差距。就像你生产水,你一年生产1亿瓶和生产50亿瓶,一定是工艺上是不一样的,它技术上也不一样。所以我觉得现阶段中国做电影,还是不要去天天飙着大制作、科幻,我觉得这不是中国的方向。暂时拼电影工业,我觉得和美国是有距离的,但是拼人文,我觉得中国是有优势的。你仔细看看美国这些年的人物,你记得住吗?除了蜘蛛侠钢铁侠等等,这些人物都是有特异功能的,所以它在人文文化上,和中国电影塑造的人物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我们还要抓住我们现在的优势,还是要多拍像《老炮儿》、《集结号》这样的电影,《老炮儿》里小刚演的六爷,我觉得是这这五年来,中国电影塑造的最好的人物。这个人物是鲜活的,我觉得这是中国电影目前的优势。

思客:

再回到中国市场的问题,就是票房。您是怎么看待虚假票房的?它会对中国电影的发展产生一个什么样的影响?

王中军:

我觉得电影票房虚假,其实成分不是很高,我觉得《叶问3》是一个特例,确实是对电影行业带来了很大的伤害。其实《叶问3》,就是所谓金融专家做的,他是在拿金融票房在忽悠各种产品,融来很多钱,我觉得确实这一点是很大伤害,我觉得其他电影没有这么严重的问题。

包括上半年炒的《捉妖记》那么火,说票房注水,我不认为它有多大的成分。我觉得它挺冤枉的。本来《捉妖记》是一个超级好的电影,在市场上中国的一个动画形象,卖了20多亿,我觉得是个特别好的事。最后有一个小瑕疵,其实这个瑕疵没有那么大,我觉得被媒体放大了。但是《叶问3》从开始我就不相信它,其实这件事是个好事,我觉着大大敲打了一下电影人,不是所有的电影都应该做成金融产品,电影就是电影。

思客:

有人说现在是中国商业电影最好的时代,但是也是中国严肃电影最坏的时代,一些深度的、有思想的影片,往往市场反应非常平淡,票房也是相对惨淡。所以就这样一个票房和口碑倒挂的现象,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努力来改变一下这个现象?

王中军:

这个可能还是要未来逐渐多拍好电影。我觉得思想性很强、卖的很差的电影其实也不是很多。

卖得好的,由于各种原因,综合原因,比如有些电影卖了10个亿,我也觉得是烂片,就是哗众取宠、打一些擦边球,色情什么的,但是这些证明观众是买单的。观众买单是个好事,观众批评也个好事,逐渐推动电影人要拍一些更优秀的作品。

但是有些人打着说我思想性多么强,我文化多么牛,但是就是倒挂,我不认为这种现象很普遍。假设你讲了历史上一个很牛的人物,说多有文艺性,但电影没文艺性,没把人物拍出来。还是以《老炮儿》为例,老炮儿就是一个有思想的这么一个人,严格讲,这个六爷是蛮有公德心的,他虽然表现方式是一种北京流氓那种感觉,但是他是有正义感的人,他是有规矩的。为什么这种人物他也卖好了呢?所以我觉得刚才那句话说的,拍好中国电影,还是要有足够的人文情怀。

思客:

我们还关注到一个现象,包括福布斯2015年中国富豪榜的前十大富豪中,有八个人在投资电影,所以让大家也关注到一个资本和电影的关系。您觉得现在的电影市场由资本驱动的成分有多大?另外我们如何在既受到资本青睐的同时,又能够保证电影创作的话语权?

王中军:

所谓的富豪们都在拍电影,还是这些公司在关注这个行业。这么多人关注这个行业,肯定是个好事。但是对每一个人单体肯定是个坏事。同样这么一个市场,这么多人分割,但是这是不能由你的意志转移的,我觉得这也是正常现象。这个地方要想,你要去换位思考,他为什么做这个行业?这个行业有吸引力,为什么人家不做?

资本对电影一定是有推动的,但却不是有钱就能把电影拍好的。这还是一个阶段,这么多人进这个行业,只是短暂的,十年后再看哪家公司能坚持下来。这是个积累的过程。中国电影也可能再过几年,看国产片一点也不比英文片差。但是是不是很多公司都能一直走到底?这也是一个问题。

思客:

华谊兄弟从2010年就开始布局实景娱乐项目,但根据一些媒体报道,国内过半数的实景娱乐都处于亏损状态。您对这个行业的发展前景是怎样看的?

王中军:

我对这个行业是抱有乐观态度的。那是肯定的,因为我看过这种文章,说中国很多实景娱乐一半亏损,我不知道它来源于哪儿,它有没有依据。

国外的几个大的实景娱乐也是看准了中国市场,包括迪士尼和环球影城,我觉得这对整个中国市场不是冲击,而是一个好的方向,证明电影IP是能够带动的。

未来华谊兄弟在做着自己的电影主题公园,从技术上不会输给迪斯尼和环球影城,从IP上,可能我们没有迪士尼那么长时间的IP贯穿,但我觉得这是一个积累。还有一个,我觉得中国华谊兄弟的电影主题公园和旅游小镇的最大不同,就是它是跟每一个省都可以结合。它的文化是中国文化,迪士尼到哪儿做都是米老鼠。华谊到了郑州,可能做的是太极文化,是河南这种文化。所以这种电影元素,就是它的复制能力非常强,我觉得这是不一样的。(新华网)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