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袁艳教授主讲题为“媒介地理学研究的多重进路与跨学科意义”的学术讲座

11月18日上午,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袁艳教授受邀来到深圳大学传播学院主讲题为“媒介地理学研究的多重进路与跨学科意义”的学术讲座。

袁艳,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教授,英国威斯特敏斯特大学传播学博士,复旦大学信息与传播中心兼职研究员。长期致力于媒介地理学方面的教学和研究,在国内率先开设《媒介地理学》课程,著有“A Different Place in the Making :Everyday Practice of Rural Migrants in Chinese
Urban Villages”,译著《媒介与传播地理学》即将出版,有多篇学术论文在“Media Culture &
Society”,《新闻与传播研究》,《传播与社会学刊》等权威期刊发表,其研究成果曾获首届新闻传播学期刊优秀论文奖和湖北省社科成果二等奖。

讲座伊始,袁艳以媒介地理学的源起引入讲座,提出“媒介地理学:是新起,还是延续?”的问题引起大家的思考。讲座的内容主要分为六个部分:“一、本是同根生:古典地理学与传播学的渊源”、“二、地理学与传播学的分野”、“三、物质主义分岔:传播即交通”、“四、‘文化转向’:传播即表征”、“
五、非表征主义地理学和虚拟地理学:超越虚实之分”、“六、保罗·亚当斯与地理学的‘传播转向’以及媒介生态学”,这些内容也是袁艳教授在《国际新闻界》最新发表文章的核心观点。

接着,袁艳教授以思维导图的形式,为我们展开回溯,探究古典地理学与传播学的渊源。德国的洪堡和李特尔成为回溯的源头,袁艳教授认为二人是媒介地理学的最早提出者,早于一般认为的澳大利亚的学者麦奎尔等人。其中,“社会有机论”提出的“把城市当作有机体来研究”也来源于古典地理学。

随后袁艳教授继续讲述地理学和传播学的分野。以詹姆斯·凯瑞关于“电报的诞生使传播摆脱交通”的论述为例,袁艳教授对于这种“连接性与接近性的分离”说法并不完全赞同,因为传播并不能完全摆脱媒介的物质性,早期的电报系统几乎还是沿着铁路干线铺设的。地理学跨越了自然与人文的追求,在自然与人文之间摇摆,二者既有区别又有着微妙的联系。

紧接着,袁艳教授又从物质主义的分岔,“传播即交通”概念分析地理学家的物质主义倾向及对媒介的理解。又从“文化转向:传播即表征”的视角,讲述“新文化地理学”的产生,但也在此批判:过度文本化带来的“去社会化”和“去物质化”倾向和地理学的“贫血”。由此激起众多学者对“回归物质性:非表征地理学”的重视,提出“再物质化”的观点,旨在重新发现建立在人的身体和感知的物质性。

讲座尾声,袁艳教授谈到了媒介与传播地理学的现状及未来,借用保罗·亚当斯所说,“一切与传播相关的东西普遍成为了地理过程中的要素,并决定着它们的样式和描述”。在座的同学对“传播是否打破地方感”的问题与老师进行了交流。随后李蕾蕾老师对袁艳教授的讲座进行了总结发言。至此,本次讲座圆满结束。

(深圳大学内部网)

原文链接:https://www1.szu.edu.cn/board/view.asp?id=405295